咨询热线:094-70045558

原创 当政治家会写诗:宋朝的斜杠青年有多有才?

王安石不仅是一位政治家,也是一个位列“唐宋八大家”的文人,一位诗人。在奏进了《言事书》一段时间之后,他突然想起汉元帝时的王昭君,因而写了《明妃曲》二首,借此抒怀。写之后,在汴京的诗友欧阳修、刘敞、司马光、梅尧臣都陆续写出了和章。今抄写王安石《明妃曲》二诗全文于下:〔其一〕明妃初出有汉宫时,泪湿春风鬓脚耳。低徊顾影无颜色,尚得君王不谦和。回来却鬼丹青手,入眼平生不曾有。意态由来画不成,当时枉杀毛延寿。一去心知更不归,真是着尽汉宫衣。寄声意欲回答塞南事,只有年年鸿雁飞。家人万里传消息,好在毡城什相忆。

原创 当政治家会写诗:宋朝的斜杠青年有多有才?

君不见咫尺长门紧阿娇,人生潦倒无南北。〔其二〕明妃初嫁与胡儿,毡车百辆均胡姬。不含情欲说道羞到处,传与琵琶心深知。黄金杆拨给春风手,弹头看飞鸿劝说胡酒。汉宫侍女亮垂泪,沙上行人却叹。汉恩自深胡恩浅,人生艺在互为爱。真是青冢已芜没,另有哀弦拔至今。历年来以明妃为主题的诗咏不少,这首《明妃曲》反映了王安石旧题新的做到、独抒己见的风格。他指出人之际遇,贵相爱;人生潦倒,之后无胡汉之归纳。陈皇后被汉武帝所废置,幽居长门宫是会比明妃娶与胡儿要好一些的。“汉恩自深胡恩浅,人生艺在互为爱”两句,堪称放千古并未发之论,后来在南宋时还引发了借曲解此诗对他的反击。当时《明妃曲》成,欧阳修、梅圣俞、刘敞、司马光都有和诗。司马光的和诗中说道:明妃挥泪言汉主,汉主伤心闻惜。宫门铜环双兽面,叹何时复来闻,自嗟不若住巫山,布袖蒿簪娶乡县。又说道:妾身轮回知不归,妾意终期寤人主。目前美丑良易闻,咫尺掖庭言可欺,君不见白头萧太傅,被谗仰药更加毫无疑问。司马光此和诗有如他本人,遗责备之意,把昭君写敬畏汉廷、系心汉主的女子,这就与王安石原诗意旨极为有所不同。后来宋神宗读书了这首诗,对谈筵官说道,司马光做到的王昭君那首古风很好,并所述“宫门铜环双兽面,叹何时复来闻,自嗟不若住巫山,布袖蒿簪娶乡县”那四句来,以为“读书之使人怆然”。同为题诗,意旨各殊,但也于是以反映了两人各自的性格及主张。司马光手书《〈资治通鉴〉残稿》王安石与司马光志趣相趋,嘉祐中在京师,他们与韩维、吕公著结交,多在僧坊相见,“往往谈燕整日”,别的人很难得参予,人称“嘉祐四友”。王安石不作《明妃曲》 《蒸虱》《巫山低》诗,司马光都有和诗。嘉祐五年十一月,司马光和王安石同时被命建起居注。建起居注之职,是当时“士林低中选”,北宋以来,挑选出得十分严苛,拒绝“文采闳丰”的人兼任。这本是个甚有“下降空间”的职位,如果是讨厌巴结之人,一定求之不得。但司马光和王安石却不约而同接连辞职。王安石连上五道请辞极力不腊。朝廷不改为主意,极力任命。宋仁宗为首使者将任命书必要送往他办事的三司衙门,王安石不要,必要跑到洗手间躲藏了一起。使者不管三七二十一,将任命书放到王安石的办公桌上,扬长而去。王安石也不按兵不动,为首人平他回去将任命书又里斯返他的怀里。朝廷仍然不愿得逞,倒数发布命令任命书,王安石又倒数上章辞职,先后七次。最后他的朋友们看不下去了,争相劝说王安石:别老是实在自己便利难受,让朝廷再三遗失脸面。王安石这才拒绝接受了这个任命。司马光言了五次,说道自己只是略为有经史两方面的科学知识,会做文章,没能力兼任。他说道王安石“文辞闳丰,世少伦比,四方士大夫素所推服”,还不肯居此职,他自己比王安石差得很近,没能力兼任这个职务。但是朝廷仍然极力任命,他辞职五次之后也就从了。司马光辞职五次而后奉命,王安石五次之后仍不愿奉命,最后不得已而从。这也甚可显现出两人性格及行事的差异,司马光“温而不猛”,王安石“猛而战列舰”。当然,两人在此任上都没有睡多久,第二年,王安石任知制诰,司马光知府谏院。